第404章 会议(1 / 2)

通讯室同样是一间用遥控开启的暗门,位于堆放杂物的储物间里面,推开一排摆着清洁剂、除菌剂、手套等消耗品的货架,按下遥控器按钮,暗门就显露出来了。

令人意外的是,通讯室异常狭窄,大小也就跟网吧的小隔间差不多,成年男女左右伸开胳膊,就能触碰到两侧墙壁。

通讯社建得这么小是有原因的,管理者们知道忍者最擅长的就是隐身在侧偷听,那么一个极为狭窄的空间里,即使她们看不到忍者,随便挥挥手就能以物理方式确定室内没有别人。

室内的一面墙是占据半面墙壁的大屏幕,屏幕下方是摆着键盘、鼠标、摄像头、麦克风的工作台,一台看起来很舒服、能将整个身体陷进去的沙发椅摆在工作台前。

侍应生坐进椅子里,输入密码启动了面前的电脑,并顺手打开了沙发椅的按摩功能,惬意地眯起眼睛。

aplt187号会员加入视频会议apgt。

她在黑市联盟里的编号就是187号,这是按照她加入黑市联盟的顺序被分配的序号,但并不是说前面就有187人,一些更早加入的管理者急流勇退不再经营黑市了,或者身亡、失踪、失联等情况而不再出现,但只要曾经缴纳过会费,她们的序号就会为她们永久保留着,说不定有朝一日她们会重新干回老本行。

黑市联盟与忍者学院是死对头,但在一些细节方面,两者却又很像,比如用序号来标识身份这方面。

其实这挺合理,如果一个集体内部的成员数量众多且彼此不熟,用序号来标识身份反而更容易记一些,尤其某些成员的名字太长且拗口,另外就是这些成员相隔遥远,本来也没有交朋友或者彼此熟络起来的意思。

今天有黑市联盟的例会,她本来不打算参加,因为这次例会的时间正好是她营业时间,但今天她提前打烊了,而且有重要的事告诉其他管理者。

除了南极洲之外,全世界每个大洲都分布着数量不等的黑市,这就导致无论什么时候开会,总会有一部分管理者由于时差原因而无法参加,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像这种例行会议,是否参加其实没太大意义,很多管理者有空却懒得参加,反正第二天会把会议摘要发到她们的邮箱里。

如果是特别重要的会议,肯定会提前通知各位会员。

187号进入在线视频会议室,看到轮值主席正在拿着一份稿件讲话。

“明年的年度预算分配草案已经制订出来了,一会儿发送到各位的邮箱里,请大家注意查收。大家对草案的任何意见或者建议,都可以通过邮箱反馈给我,或者执行委员会的任何一位成员,我们会根据大家的反馈,对草案进行适当的修改……”

正在讲话的是本届轮值主席,她的序号是6号,从序号就可以看出来,她是黑市联盟的联合创始者之一,也是赌城一家大型黑市的管理者,在黑市联盟里的威望很高,被推选为本届轮值主席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成为轮值主席或者加入执行委员会,除了名头好听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反而会有一些制订预算之类令人头疼的杂事,就像是上学时候的班长和各科课代表一样,做的大部分都是收作业、发作业之类的琐事,而真正决定人生前途的是你的学习成绩、脸蛋和社交能力,所以每次选班长的时候都没几个人竞争,选举黑市联盟轮值主席的情况也差不多,即使有别人想试试,考虑到自身资历不足,难以服众,也就作罢了,省得竞选了又选不上,徒然自取其辱。

187号和大部分成员一样,按时缴纳会费,但是对冗长的工作报告不感兴趣,至于发到邮箱里的预算草案更是连看都不看一眼……或者顶多看一眼,意见是不可能提的,然后在最后举手表决时投个赞成票就完事了。

她缴纳会费就相当于缴纳保护费,万一哪天她的酒吧遭遇她搞不定的闹事者和敌人,黑市联盟会就近调集其他成员帮她搞定,其实也就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互助模式。

大屏幕的主要位置显示正在讲话的6号头像,旁边一堆小方格里分别显示与会成员的头像,187号的头像也在其中。

说来奇怪,很多成员明明对例会不感兴趣的,但只要能赶上,还是会旁听,这倒不是因为她们有主人翁精神,而是发现冗长的工作报告很有催眠效果,即使是深受失眠困扰的成员们,只要把身体深深陷入柔软的椅子里,然后加入在线视频会议,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甚至连会议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大概,上课时睡觉总是最香的?

187号粗略扫视一眼,发现与会成员至少有一半是在呼呼大睡。

相比于认真到苛刻的前任轮值主席,6号颇为体谅大家,整个会议过程的语调一直很平缓,从来不会拍桌子或者突然大喊,让大家能睡个安稳觉……

没错,由于酒吧的营业时间总是夜里,每位成员都在长期过着昼夜颠倒的生活,失眠更是家常便饭,有些成员借酒入眠,但随着身体对酒精耐受力的提升,助眠效果越来越差,只能饮更多的酒,反而得了酒瘾……是例会拯救了大家,缴纳的会费权当治疗失眠的诊疗费都值回了票价。

“关于明年的预算分配方向,大致就是以上这几个方面,如果谁有补充的,可以申请发言。”6号的视线从稿件上移开,扫视着与会众人。

等了十来秒。

“暂时没人想要补充的话,如果以后想起来,随时可以通过邮件告诉我们。”6号边说边整理今天的稿件,“好,今天的例会内容就是以上这些,看大家还有没有什么额外想说的?如果没有,本次例会就到此……”

一般来说是没人补充,因为参会者大部分都睡着了,剩下的在和眼皮打架。

187号按下发言键,屏幕上她的头像亮起来了。

“哦,187号有话要说,请讲吧。”6号放下手头的稿件,将187号的头像设定为每个与会者的主视窗。

这还是187号头一次主动申请发言,心里有些小紧张,往常她都是底下瞌睡大军的一员。

她清了清嗓子说道:“今天我的酒吧里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我觉得有必要让更多成员知道并提高警惕。”

187号的声音与6号明显不同,而且她麦克风的初始音量调得有些大,一下子把好多人从睡梦中惊醒了。

“怎么回事?”

“谁啊这是?”

“有病吧?吵死了!”

越是失眠患者越是一肚子起床气,她们觉得自己明明刚睡着,怎么一下子就被吵醒了?

还有人翻了个身,嘴里咕哝着打算继续睡,不过助眠神器的工作报告已经讲完了,再想睡着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