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老三,你这是在做什么(1 / 2)

袁尚广结人脉,经常参加士族间的奢华酒宴。

他自己,也隔三差五,就邀请重视的人过府夜宴。

整个北地可以说除了个别几个和神策府走的比较近的,他和其余士族高门关系都很好。

并且以王允为首的朝廷官员,也愿意和他来往。

人称小孟尝袁显甫。

可以说,这关系网,比袁谭庞大和复杂的多。

东郭仪就在一次宴会上,见过袁尚。

只不过他并不是士族,没有资格和袁尚交流。

暗处,许攸和甄逸都没有露面。

袁尚虽然只是带了三百精兵,但根本不把这近千乌合之众放在眼里。

马延、张顗二人,直接把东郭仪他们包围了。

东郭仪他们脸色苍白起来。

他们每日研究算计人,此刻已经知道这一次轮到了自己,并难逃一死。

这是袁家也惦记上了瓷器,正好用他们为借口,连他们和邢窑一起收入囊中,好算计。

树林里。

甄逸不但今天晚上白出动,苦心的设计也毁于一旦。

“许攸,许大人,您真是好算计。拿了钱财,两头不办事。”

许攸神情平静,他深知甄逸绝不会说出去的,只能吃哑巴亏。

甄逸也真是拿许攸无可奈何,便是连吓唬一下,也毫无办法。

于是也不再吭声埋怨,这并不是他这般地位崇高的大家主会去做的事情。

然而。

就看到许攸忽然脸色大变,仿佛夜路中遇到了鬼一样,面庞肉眼可见的无比苍白起来。

甄逸纳闷了。

许攸冲出去,将为数不多的几根火把夺过来扔地上熄灭。

在众人匪夷所思之中,飞身上马,以不可思议的快速,消失在了小树林的深处。

“???”甄逸。

按理说,许攸敢贪天,这胆子绝对不小。

到底发生了什么,把他吓成了这样?

“老爷,你看!”甄家的领军甄武急忙指道。

甄逸顺着看去,内心深处这是一震,只见大路上又有一彪人马到来。

为首一人,金盔金甲,手提金色的大枪。

在月光下同样耀眼。

不是他女婿是谁?

甄逸愣神后,紧跟着就是惊喜。

也明白为何许攸惊弓之鸟的跑走了。

他急忙告诉自己的人都不要动,藏好了。

他要好好看一场戏。

之前,这场戏对于他来说是悲剧,现在,多少算是喜剧了。

“呵呵,我女婿,真是老谋深算。所有人,都以为算计了别人。殊不知,全被我女婿算计了。我的好女婿!”

有一个这样的女婿,哪位老泰山不激动?

而袁尚这边。

现场已经彻底被他控制住了。

东郭仪极其私兵已经被缴械。

其大群已经生无可恋。

“大公子,小人知错了,饶小人一命吧!”东郭仪直接跪下了。

这导致所有他带来的人全部跪倒在地。

这让站着的邢窑人凸显出来。

闫山站在最前面,冷道:“没想到,三公子也是这样的人。”

袁尚就是来做不要脸的事情的,因此也不会要脸。

并且,他完全可以借口是东郭仪这些人。

“闫先生误会了,这些贼人来杀你们,本公子是路过,拔刀相助。”

“呵呵呵。”闫山一笑,果然,和郭嘉军师分析的一模一样,许多人盯上了瓷器产业,竟然连袁家三公子都引了出来。

“三公子,明人不说暗事,您直接明言吧。”

袁尚一笑,骑在马上的他从容道:“明言?也罢。本公子的确是来拔刀相助的……至于我拔刀之前,你们死了多少人,想来你懂的。”

闫山淡定道:“三公子,你如此作为,不怕袁公惩罚你?”

袁尚一笑,袁绍已经同意了他的行动,怎么可能惩罚?

这番话反而说的他更加自信。

“闫山,本公子不要你的秘方,只要你们能够为我烧瓷。我就管教你们荣华富贵,一生一世享用不尽。”

闫山冷道:“我们邢窑人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袁尚哑然,在他看来,如今的局势,只要不是一个木讷的人,都知道何去何从。

犟骨头。

淡淡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吧。借用东郭先生的一句话,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东郭仪脸色苍白,他知道今天真的完了。

现在回想一下,他刚才说这句话是多么的可笑。

也只有袁尚这般地位的人,才有资格说这样的大话。

袁尚话音刚落。

“老三,你在这里做什么呢?”

老三?

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称呼。

这天下还有谁敢这么喊北方霸主、大汉丞相最心爱的小儿子?

袁尚脸色大变,急忙转身望去,一千精锐骑兵,奔驰而来。

为首一人,金盔金甲,手里拿着金枪。

没有错,是他是他就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