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1 / 1)

一梦浮生烬 羡顽仙 1024 字 6天前

司马家族的兵法下落,余舟晚他……

庄梦蝶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虽然她也知道这样去怀疑自己的亲哥哥不对,但她却无法阻止这样的念头在心里滋生。

或许,余舟晚费尽心机潜伏在允王的身边,并不是为了寻找自己,设法将自己带出宫与萧远清团聚,而是想要得到司马家族的兵法,而他之所以不畏路途遥远将自己回来,又传授自己绝世功法,或许也是因为他知道这个世上除了她庄梦蝶,再无人能得知司马家族的兵法藏于何处。

庄梦蝶虽然看似毫无心机城府,但从小便在深宫长大,又有如此不能为人所知的身世秘密之人,怎么可能毫无心机,对余舟晚有了一点点怀疑之后,那一点点怀疑便在她的心里被不断放大。

就好像平静的湖面一旦落入一小颗石子,便会泛起层层涟漪……

虽然心中已经对自己的亲哥哥余舟晚起了疑心,但为了不打草惊蛇,庄梦蝶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她目光游离,嘴里喃喃低语着:“二皇兄,你一定恨透了梦蝶罢,可是梦蝶当日也是不得已,你放心,梦蝶很快便会回到你的身边的,二皇兄……”

“梦蝶?梦蝶?”看到庄梦蝶嘴里一直低声念叨着“二皇兄”,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显然没有将自己刚才的话听进去,余舟晚唤了她两声,甚至出手摇了摇她的肩膀,才将庄梦蝶的神思唤了回来。

“舟晚哥哥,你刚才说有什么办法?梦蝶刚才是太过担心二皇兄了,外有摇光国虎视眈眈,内有大权在握的杨承允一心想要将他斩草除根,梦蝶生怕二皇兄会遭遇不测。”庄梦蝶一脸着急地扯着余舟晚的衣袖,接着又道:“虽然庄非鱼并不是梦蝶的亲人,但在那暗无天日的深宫里,也只有他把梦蝶当亲人看,更何况,梦蝶欠他的太多,梦蝶是真的不想让他遭遇不测。”

“舟晚哥哥,你一定要帮帮他,就当是看在梦蝶的份上好不好,若不是有他,梦蝶当年早就死在天璇皇宫的冰湖里了。”庄梦蝶摇晃这余舟晚的衣袖,一脸哀求道。

“梦蝶放心,哥哥一定会帮你,前些日子,哥哥已经传令让影卫前往故清城打探消息去了,除了余十一,另外十一名影卫全数出动,一旦有什么消息,他们便会立即将消息传回,梦蝶你先不要着急。”被庄梦蝶如此苦苦哀求,余舟晚只好暂时打消了追问司马家族兵法下落的事情,先安抚庄梦蝶的情绪。

两人正说着话,只见天边又有一团团黑沉沉的乌云在急剧聚拢,狂风骤起,这是天地又在酝酿一场狂风暴雨,余舟晚连忙催促庄梦蝶快走,两人一前一后,又赶至江渚山脚下,借助铁链攀回了半山腰。

“舟晚哥哥,梦蝶今日有些累了,想先回房休息了。”到了半山腰,进了洞口大门,庄梦蝶向余舟晚说道。

“也好,这些日子你修习寒影**也颇为耗神,好好休息吧,天璇都城那边一旦有了消息,哥哥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余舟晚说着两人已经来到了岔道口,余舟晚就要前往自己的住所,却突然又被梦蝶叫住。

“怎么了?梦蝶可是还有什么事?”余舟晚停下脚步,回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庄梦蝶问道。

“舟晚哥哥,梦蝶如今身子已经大好了,我想有时间便多去看看萧远清,即便他不认得我,但毕竟父女一场,你就把他一日三餐的送食交给梦蝶吧,这样等梦蝶以后回了天璇都城,也不至于留下遗憾。”庄梦蝶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道。

萧远清被囚禁在石室内,他的一日三餐都是由余舟晚指定的弟子将膳食送至齐伯那里,再由齐伯送到萧远清的囚室。

庄梦蝶虽然来了江渚山数月,但却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与萧远清相处,因此之前也不过是闲暇时候去他的石室内稍坐片刻,两个人几乎都不曾交流。

庄梦蝶本以为这已经是他们父女之间最好的结局了,但今日乍听余舟晚提到司马家族的兵法,使得她对余舟晚起了疑心,人一旦起来疑心,值得怀疑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多,也就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庄梦蝶如今便是这样,她开始怀疑,萧远清被囚禁在石室内,被一个又盲又哑的老人看守,真相是否真的像余舟晚说的那样,她甚至也怀疑,从余舟晚口中听来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比如他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比如萧远清失去记忆是因为他们的娘亲余音乞求齐叔用了“移命”这种有违天道的术法所致。

如若不是因为被囚禁在石室内的萧远清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容貌,庄梦蝶一定会怀疑他究竟是不是真的萧远清。

整座江渚山都是余舟晚的人,庄梦蝶想要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唯一的突破口便是与余舟晚并不多大关系的萧远清,再怎么说,萧远清都是她的生父,至少会比从半路突然杀出的哥哥要更值得信任。

庄梦蝶在短时间内便打定了主意,因此主动将给萧远清送膳食的差事揽了下来。萧远清是她的父亲,她提出这个的要求自然无可厚非,余舟晚自然没法拒绝。再加上之前余舟晚也陪着庄梦蝶去探视过萧远清好几次,也未见这对父女有何异常,因此余舟晚也没多想,当即就应允了下来。

庄梦蝶得了余舟晚的允诺,甜甜地笑着道了声谢后便回到了自己居住的石室,在她走前,余舟晚还再次嘱咐了她千万不要向萧远清说起有关天璇的往事,以免刺激到萧远清。庄梦蝶自然是连连答应。

之前,庄梦蝶一直觉得余舟晚的这个要求是为萧远清,但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后,今日这关切的话再听起来,就完全变了味。

余舟晚不让自己对萧远清提起有关天璇的往事,也不让自己告诉萧远清自己是谁,究竟是真的怕刺激到萧远清,还是怕萧远清会忆起往事?

文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