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三章 投资选择(求月票)(1 / 1)

随着野狐狸公司的迅速发展,原来看着面积挺大的荣创中心三层超过四千平米的办公场所,现在已经捉襟见肘。

目前还在这边办公的只有野狐狸控股公司总部、野狐狸影视、乘行天下和伊人影视燕京公司,其余的奔马影视和荣智信还在原址租赁以前的物业。而已经逐渐发展起来的“爱佑慈善基金会”独立租赁荣创中心楼下的一个四百多平米的办公司进行工作。

上次沈放提议野狐狸公司购买一块地皮进行兴建自己的物业,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地点。主要是太偏,现在燕京市政府挂牌出售的土地基本都在五环以外,五环内的土地面积已经飞涨到一个恐怖的价位。就拿五环边上的住宅用地来说,一般商品房的楼面价位已经突破一万五每平米,更不要提处于繁华地段的商业用地了。

前世沈放就知道燕京的房地产会涨到一个什么恐怖的地步,虽然心里着急,但是也没有太过于表现出来。他否决了霍明达和潘云熙两人提议的在五环以外购买土地的建议。开玩笑,目前望京这边还在五环内自己都有点嫌远了,如果五环外,那要跑多久。

最后沈放直接找到鸿海地产的燕京公司,他们在建德门这边刚刚兴建一座鸿海家居广场,由两座高达33层的独立大厦以及裙楼组成,两座大厦下面五层由裙楼连接成为一个整体,这是一个六万多平米的大型家居购物商场。

沈放共花费了十二亿人民币购买了其中一座大厦五层以上的全部产权,一共28层,建筑面积在两万五千平米的写字楼,以及地下两层面积在一万平米的停车场。作为鸿海集团的股东,鸿海地产燕京公司按照每平米五万元的均价出售给沈放,而地下停车场基本属于赠送。

这栋大厦预计明年下半年才可以交付,为了解决眼前的问题,沈放把自己的办公室捐赠了出来让给彼得,作为野狐狸投资公司的总部办公室。两人以前在米国就是这种操作模式,彼得已经习惯了,也没有过于推辞。

“坐吧,彼得。现在这是你的办公室,我是属于客人,所以你要招呼我才对。”沈放没有理会彼得要求他做主位的提议,而是和霍明达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彼得对沈放的调侃没有多少其他想法,沈放的随意让他又回到了08年几人初创野狐狸公司时的感觉。只是琳达换成了陶成仁,另外增加了一个钱斌而已。

彼得吩咐自己的助理给几人端上来咖啡,然后和沈放、蔡睿恒在加上作为股东代表的霍明达一起,听取陶成仁汇报这次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收获。

“在本次大会,我们一共投资了十八家寻求融资的企业,其中天使轮融资五家、b轮融资十一家、c轮融资两家,d轮投资请求我们没有接受。总投资额在5亿美元。”

“其中天使轮融资额最少,只有1500万美元。最少的是易快报投资20万美元,接着是……”

“在这其中我们最看好的黄争一个社交电商的拼团购项目,但是他不接受我们的独家投资,最后我们拉了鹅厂共同投资,我们投资1000万美元,持股20,按照沈总的指示其中15投票权由黄争代持。”

蔡睿恒关于这个项目和彼得有过分歧,沈放曾经以野狐狸公司名义投资过米国的groupon网,这家网站主要是以拼团购为主。后来在2012年6月份,其所持有的10股份,被沈放以12亿美金的价格卖给了红杉资本。而groupon网在上市后一路冲到接近200亿美元市值,但是后来就迅速滑落,目前市值刚刚超过100亿美元,贬值近一倍,红杉资本算是栽了一个不小的跟头。

外界目前普遍对于拼团购这种模式不太看好,特别是华夏市场的网购市场已经被巨无霸阿狸的淘宝网和后期之秀京东占据。就连已经登陆米国的唯品会和聚美优品外界资本都长线看衰。这也是彼得和蔡睿恒两人分歧的焦点所在。刚从米国回来的彼得认为华夏不可能再成长起一家新兴的互联网购物平台。而早来华夏两年的蔡睿恒,长期身处华夏经济发展最迅速的长三角地区,对着这边中小型的生产企业的生产能力特别了解,而且以华夏便捷的交通网所打造的物流业也在蓬勃发展,这都是网购业发展的基础。

沈放和蔡睿恒以前就有过沟通,随着移动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以后网络购物再也不会是以pc端为主,会向更快捷方便的手机平台转移。目前黄争提出来的拼团购的创意,就是借助这一平台,这个淘宝和京东还没有主要开发的平台。

最后初临华夏的彼得持保留意见,野狐狸投资公司联合鹅厂对黄争进行天使轮投资,这家还没有一个产品的公司已经市值五千万美元,从谷歌离职的黄争在乌镇获得了人生中的最大一笔投资。

天使轮投资汇报结束后,陶成仁又分别汇报了参与的b轮融资以及c轮融资的项目,其中不乏像小红书、途虎、途牛这样前景广阔的企业。其中b投资最多的是针对网络问答社区“知乎网”的融资,野狐狸公司一共投资了2200万美元。而c轮融资计划里一家名叫“陌陌”的软件就投资了超过2亿美元,这家跟鹅厂的微信类似的社交软件,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五千万,对于微信已经构成不小威胁。

最让沈放感兴趣的是来自深城的一家名叫大疆创新的公司,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汪涛是杭城人,毕业于香江科技大学。他在大学时就从事多轴飞行器的研究工作,曾开发出“自动避障”的ai算法,被国外多家媒体评论为“2014年全球最具代表性机器人”。

但是在他们这款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非专业无人机上,遇到一些其他困难,这就是动态光栅捕捉系统,如果想要量产,就必须找到合适的视觉方案提供商。而野狐狸公司全资控股的prisenseaprealface公司(傲视科技公司)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在本次互联网大会上,他们找到彼得,希望可以获得专利授权。

彼得和蔡睿恒两人以精准的商业眼光,看到了未来非专业无人机市场的广大前景,提出以专利授权加现金投资的条件进行入股大疆公司,并且承诺不会干涉管理层决策。汪涛考虑一天后给出答复,野狐狸投资公司以2000万美元,超15溢价占据大疆8的股权。如果大疆公司进行量产投资,野狐狸公司可以再次追加投资。

等陶成仁汇报结束,蔡睿恒接着说道:“沈总,你跟墨涵小姐离开乌镇后的第二天,乐思公司的贾耀威找到我们,他提出了一个闭环的生态链计划,希望能够得到我们的支持。”

“你们怎么看?”沈放看向彼得和霍明达等人。

这件事蔡睿恒已经跟彼得两人讨论过,彼得根据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掌握的材料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贾耀威的乐思网在华夏创业板上市以后,一直表现的都很不错,目前看来长期走势都很看好。特别乐思的智能电视上市以后,更是加大了对乐思网的支持,虽然乐思网目前在内容方面被我们支持的奇异果超过,但是如果贾耀威能够专注乐思网的发展,后市表现应该不差。”

“但是乐思网的摊子有点大了,乐思的智能电视虽然市场反响表现不错,但是他们没有自己的工厂,全部以代工为主,利润相对薄弱。”霍明达有些自己的看法:“而且乐思网旗下的乐思影业,这两年投资的几部影片均不如人意,特别是参与投资的《太平轮》与《太极》两部影片更是让他们亏损严重,已经影响乐思网的估价。”

沈放看向蔡睿恒:“这次贾耀威找我们主要是希望我们投资什么项目?按照他的融资手段,应该不缺少资金来源。”

“是手机行业。”蔡睿恒对于贾耀威这人还是很佩服的,作为从大摩投资部离职的他,在硅谷见识过无数会讲故事的创业者,但是没有向贾耀威构思这么成熟的:“他提出一个一云七屏的闭环生态计划,筹备自己的乐思云平台,然后形成一个电视、手机、汽车、体育、音乐、影视、金融的生态链,成长为集平台、内容、终端和应用为一体的完整的‘生态世界’。”

沈放喝了一口咖啡,哑然一笑:“蔡总,你是不是被他这个计划吸引了?”

蔡睿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实在的,我和彼得对于他这个计划还真是挺向往的,虽然我们的野狐狸公司也在沈总你的指导下做生态链,但是我们涉及的方面太狭窄,主要从事的是影视行业,就算是控股的影院及影视城和购票软件也是服务这个行业。”

沈放摇摇头,忍不住笑道:“蔡总,你有没有考虑到贾耀威的这个生态链里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

“乐思云?”蔡睿恒不确定问道,彼得和陶成仁等人也看向沈放。

沈放点点头道:“是的。如果乐思专注于发展自己的云平台,以内容为主,扩展平台的接口应用,他这个项目还是大有可为的。只做自己的主业,而不是将自己涉及的产业全部囊括在内。”

“乐思超级电视的成功,让他已经有点飘飘然了,现在是准备涉足手机制造业。手机可不像电视那样,主要的技术含量在屏幕。”沈放跟几人解释:“华威公司,光手机研发部门就超过一万五千人,其中芯片技术的研发人员超过五千人,这样才有了自己的芯片技术。小米公司的雷布斯也是带领一个上千人的团队研发了一年多的时间才推出自己的第一部手机。贾耀威想要现在涉足有点太晚了。”

沈放继续说道:“就算是贾耀威能够成功推出自己的第一部手机,他也是要走和小米一样的攒机代工路线。而手机行业的产品换代速度太快,就连苹果手机目前都要保持一年一款新机型上市,这对于心思不能专注于手机行业的乐思来说有点困难。”

“这只是其中一点,还有重要的一点是乐思的贾耀威既然提出这个生态链计划,他是否会在进入手机行业后在涉足汽车行业?你要知道汽车行业的技术壁垒更多,而且投资更大。到时候他的资金链稍有断裂,怕是一应俱损。”

沈放的话让彼得和蔡睿恒陷入思索,想着沈放提出的可能性,蔡睿恒忍不住一阵后怕。米国公司做生态链的也有许多,但是大多围绕一个主业来做,例如埃隆·马斯克的spacex公司,他旗下的特斯拉汽车公司本身就是为了给spacex公司提供配件而成立。微软公司,他所控股的软件公司是都是为了能够扩充自身dos系统。唯一做的比较杂的是苹果公司,手机、笔记本、智能手表、无人驾驶等,但是他也不会自己亲自下场涉及制造业,他的所有产品都是由其他公司代工。

“这么说贾耀威的项目不能投资了?”想通的蔡睿恒不无遗憾道,他本身也在想着如果贾耀威的计划成功,这将是一家多么辉煌的成就,如果能够参与到其中,会是多么的兴奋。但是现在沈放的一桶冷水让他清醒了。

沈放摇摇手:“可以参与,但是我只想要乐思影业和乐思网。”

得到沈放的指示,彼得和蔡睿恒联系贾耀威,野狐狸公司对于投资乐思手机的项目不感兴趣,如果贾耀威可以拿乐思网和乐思影业的股份进行抵押,野狐狸公司所持有的大量资金池可以向贾耀威进行敞开。

虽然看着野狐狸投资公司的数十亿美元现金很是炎热,但是贾耀威还么没有立刻答应,他准备联系自己长江同学会的校友们进行融资,如果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不一定需要找野狐狸公司。

手持巨额现金的野狐狸投资也不乏投资对象,针对华夏物流行业虽然已经趋于成熟,顺丰和三通一达已经占据物流市场超七成的份额。蔡睿恒和彼得两人还是在大件物流领域上找到了合适的对象,投资了以大件快递为核心业务德邦物流。

然后又以傲视科技公司的sta系统(光源动态捕捉系统)为技术壁垒,提出5亿美元投资荷兰al公司占据12股权。

野狐狸投资的介入要求让al公司的三家股东强烈反对,沈放指示彼得可以跟他们慢慢谈,这件事情上真正着急的不是野狐狸公司,也不是英特尔和三星公司,而是台积电这家立志成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生产商的湾湾企业。

没有傲视公司的sta技术,台积电所设想的以沉浸式光刻机生产20纳米以下的芯片就始终是一个设想。而英特尔和三星两家公司也在积极的研发自己的20纳米以下的芯片技术,希望可以绕过傲视公司的技术壁垒。如果台积电不积极一些,他们的市场地位将会受到严峻的考验。

在这次互联网大会上,野狐狸投资公司的大量现金惹得一众项目人眼热,另外还有一个项目找到了彼得和蔡睿恒,由易车网的ceo李彬和汽车之家的创始人李响,两人准备进军新能源汽车,希望可以从野狐狸公司获得支持。

最后这个项目被沈放给pass了,新能源汽车沈放也一直很想介入,但是和他们这些人一块从零开始沈放没有太多兴趣,而且就像拒绝贾耀威时的想法一样,汽车行业的技术壁垒更多,有些技术是无法绕过去的,与其后期被人掣肘,不如从开始就想法拿到核心技术。

沈放将目光瞄准了spacex公司,虽然目前还没有找到机会,但是从前两天米国spacex公司传来的信息来看,自己的的想法应该快可以实施了。所以沈放安排蔡睿恒和鸿海集团以及处于浙商商会的吉利汽车进行接触,有些实业方面的投资,还是需要他们这些传统公司来进行操作。